南瓜影视
  • 首页
  • 十分钟完整免费视频
  • 9420免费观看在线大全
  • 十分钟完整免费视频

    B37 杜甫七言歌行《渼陂行》读记

    发布日期:2021-09-15 00:07    点击次数:94

    杜甫七言歌行《渼陂行》读记

    (小河西)

    渼陂行

    岑参兄弟皆好奇,携我远来游渼陂。

    天地黤惨忽异色,波涛万顷堆琉璃。

    琉璃汗漫泛舟入,事殊兴极忧思集。

    鼍作鲸吞不复知,恶风白浪何嗟及。

    主人锦帆相为开,舟子喜甚无氛埃。

    凫鹥散乱棹讴发,丝管啁啾空翠来。

    沈竿续蔓深莫测,菱叶荷花净如拭。

    宛在中流渤澥清,下归无极终南黑。

    半陂已南纯浸山,动影袅窕冲融间。

    船舷暝戛云际寺,水面月出蓝田关。

    此时骊龙亦吐珠,冯夷击鼓群龙趋。

    湘妃汉女出歌舞,金支翠旗光有无。

    咫尺但愁雷雨至,苍茫不晓神灵意。

    少壮几时奈老何,向来哀乐何其多。

    此诗作于天宝十三载(754)前。时杜甫居长安,岑参也在长安。这一年,杜甫还在集贤院痛苦地等待朝廷安排工作。岑参入封常清幕,开始其第二次出塞行。此诗写作者陪同岑参兄弟游历渼陂。诗有原注:“陂在鄠(hù)县西五里,周一十四里。”

    岑参兄弟皆好奇,携我远来游渼陂。天地黤惨忽异色,波涛万顷堆琉璃。

    岑参:唐边塞诗人,曾两次从军出塞。与杜甫有交往。其兄弟共五人,依次为谓、况、参、秉、亚。

    渼陂:湖名,原名五味陂,源出终南山,环抱山麓,在长安京兆府鄠县西五里,为游览胜地。

    黤(yǎn):深黑色。惨:厉害。黤惨:天色昏黑。

    琉璃:玻璃;喻晶莹碧透之物。《过台城感旧》(唐-沈青箱):“夜月琉璃水,春风卵色天。”《与鲜于庶子泛汉江》(唐-岑参):“酒光红琥珀,江色碧琉璃。”

    大意:岑参兄弟们都好奇,这一天带我远游渼陂。忽然间阴云密布天地昏暗,万顷波涛如同堆积的琉璃。(第一层交代背景。)

    琉璃汗漫泛舟入,事殊兴极忧思集。鼍作鲸吞不复知,恶风白浪何嗟及。

    汗漫:广大,漫无边际。《送元公之鄂渚》(唐-孟浩然):“应是神仙子,相期汗漫游。”《登蒲涧寺后二岩》(唐-李群玉):“行尽崎岖路,惊从汗漫游。”

    事殊兴极:事情危险,兴致高昂。

    忧思:忧虑。《礼记-儒行》:“虽危,起居竟信其志,犹将不忘百姓之病也,其忧思有如此者。”《短歌行》(汉-曹操):“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”

    鼍(tuó):也叫鼍龙或扬子鳄,产于江淮间。

    鲸吞:像鲸鱼一样地吞食。《吴都赋》:“长鲸吞航。”《咏史诗-博浪沙》(唐-胡曾):“嬴政鲸吞六合秋,削平天下虏诸侯。”

    嗟:悲叹声。何嗟及:嗟何及矣。表示后悔已经来不及。《王风-中谷有蓷》(先秦-诗经):“啜其泣矣,何嗟及矣。”

    大意:放舟进入无边无际的波涛,此事危险而他们兴致极高,真叫我忧思凝集。说不定游船被那恶风白浪鲸吞,怕连悔恨都来不及。(担心有危险。)

    主人锦帆相为开,舟子喜甚无氛埃。凫鹥散乱棹讴发,丝管啁啾空翠来。

    相为(wéi):相助;相护。《饮马长城窟行》(汉-蔡邕):“入门各自媚,谁肯相为言。”《送李睢阳》(唐-王维):“布衣一言相为死,何况圣主恩如天。”

    舟子:船夫。《邶风-匏有苦叶》:“招招舟子,人涉卬(áng)否。”《行汉水晚次神滩阻风》(唐-无可):“惊风山半起,舟子忽停桡(náo)。”《问舟子》(唐-孟浩然):“向夕问舟子,前程复几多。”

    氛埃:尘埃。《远游》(先秦-屈原):“风伯为余先驱兮,氛埃辟而清凉。”《应王中丞思远咏月》(南梁-沈约):“月华临静夜,夜静灭氛埃。”

    凫鹥(fú-yī):凫和鸥,泛指水鸟。《凫鹥》(先秦-诗经):“凫鹥在渚。”

    棹讴(ōu):摇桨行船所唱之歌。《春夕早泊》(南朝-何逊):“日暮江风静,中川闻棹讴。”《江上羁情》(唐-刘希夷):“出没见帆影,远近闻棹讴。”

    丝管:弦乐器与管乐器。泛指乐器。亦借指音乐。《桂州三月三日》(唐-宋之问):“主人丝管清且悲,客子肝肠断还续。”《赠花卿》(唐-杜甫):“锦城丝管日纷纷,半入江风半入云。”

    啁啾(zhōu-jiū):指多种乐器齐奏声,也指鸟鸣声。《黄雀痴》(唐-王维):“到大啁啾解游飏,各自东西南北飞。”

    空翠:空中之“翠”。《大水》(唐-白居易):“苍茫生海色,渺漫连空翠。”(指碧空,苍天)。《题大禹寺义公禅房》(唐-孟浩然):“夕阳连雨足,空翠落庭阴。”(指绿叶)《山中》(唐-王维):“山路元无雨,空翠湿人衣。”(指雾气。)

    大意:主人协助张开锦帆,船工也欣喜空气的新鲜。棹歌声起,惊散了水鸟,丝管齐鸣,唤来了碧天。

    沉竿续蔓深莫测,菱叶荷花净如拭。宛在中流渤澥清,下归无极终南黑。

    拭:擦拭。《尔雅》:“拭,清也。”

    净如拭:参阅《晚登三山还望京邑》(南北朝-谢朓):“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。”

    宛在中流:参阅《蒹葭》(先秦-诗经):“宛在水中央。”《答田征君》(唐-宋之问):“归寝忽成梦,宛在嵩丘山。”《芳树》(唐-沈佺期):“何地早芳菲?宛在长门殿。”

    渤澥(xiè):即渤海。《与颜钱塘登障楼望潮作》(唐-孟浩然):“照日秋云迥,浮天渤澥宽。”

    无极:无穷尽;无边际。《左传-僖公二十四年》:“女德无极,女怨无终。”《折杨柳行》(汉-曹丕):“西山一何高,高高殊无极。”《陇头水》(唐-卢照邻):“陇阪高无极,征人一望乡。”

    大意:用竹竿续上藤蔓,也测不到湖底,雨后的菱叶荷花净得如同擦过—般。船到湖心好像到了渤海的中央一样清澈,终南山的倒影映入无尽的水中。

    半陂已南纯浸山,动影袅窕冲融间。船舷暝戛云际寺,水面月出蓝田关。

    袅窕(niǎo-tiǎo):影子动摇的样子。袅:余音袅袅。垂柳袅袅。炊烟袅袅。(参阅:《关雎》(先秦-诗经)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(yǎo-tiǎo)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)

    冲融:荡漾貌。《海赋》(魏晋-木华):“冲融滉漾。”《往在》(唐-杜甫):“端拱纳谏诤,和风日冲融。”《我身》(唐-白居易):“外貌虽寂莫,中怀颇冲融。”

    暝:天色昏暗。《宴东堂》(隋-杨广):“雨罢春光润,日落暝霞晖。”《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》(唐-孟浩然):“山暝闻猿愁,沧江急夜流。”

    戛(gā):船舷和篙楫的摩擦声。

    云际寺:位于终南山太平峪深处的云际山巅。云际山峰海拔1917米。登上此峰,脚下白云缭绕,气象万千。《长安志》:“云际山大定寺,在鄠县东南六十里。”

    蓝田关:在蓝田县东南六十八里,位于渼陂东南。即秦峣关。

    大意:南半湖浸满了终南山的倒影,山影轻轻晃动于平静的水波间。黄昏时船舷触碰到过云际寺,水面上似看到月亮从蓝田关升起。(杜甫的想象力。云际寺蓝田关都远得很。)

    此时骊龙亦吐珠,冯夷击鼓群龙趋。湘妃汉女出歌舞,金支翠旗光有无。

    骊(lí)龙:黑龙。《尸子》:“玉渊之中,骊龙蟠焉,颔下有珠。”《抱朴子-祛惑》(晋-葛洪):“凡探明珠,不于合浦之渊,不得骊龙之夜光也。”《庄子》:“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。子能得珠者,必遭其睡也。”

    冯夷:神话中的河伯。《搜神记》:“宋时弘农冯夷,华阴潼乡堤首人也。以八月上庚日渡河,溺死。天帝署为河伯。”《楚辞-远游》:“使湘灵鼓瑟兮,令海若舞冯夷。”《庄子-大宗师》:“冯夷得之,以游大川。”

    湘妃:相传为尧之二女,舜之二妃,名曰娥皇、女英。《列女传》(汉-刘向):“有虞二妃者,帝尧之二女也。长娥皇,次女英,尧以妻舜于妫汭。舜既为天子,娥皇为后,女英为妃。”“舜陟方,死于苍梧,二妃死于江湘之间,俗谓之湘君。”

    汉女:传说中的汉水女神。《后汉书-马融传》:“湘灵下,汉女游。”李贤注:“汉女,汉水之神女。”《游仙》(晋-张华):“湘妃咏涉江,汉女奏阳阿。”《洛神赋》:“从南湘之二妃,携汉滨之游女。”

    金支:乐器上的黄金饰品。常代指乐器。《汉书-礼乐志》:“金支秀华,庶旄翠旌。”

    翠旗:用翠羽装饰的旗子。《从北征诗》(南北朝-祖珽):“翠旗临塞道,灵鼓出桑乾。”

    大意:这时候船上灯火遥映,仿佛骊龙吐出夜明珠;船上音乐响起犹如冯夷击鼓,游船竞驰犹如群龙追逐。船上的美人如同湘妃汉女载歌载舞,金支和翠旗光芒闪烁时有时无。(“金支翠旗”或指游船或美女身上的各种装饰物。)

    咫尺但愁雷雨至,苍茫不晓神灵意。少壮几时奈老何,向来哀乐何其多。

    咫尺:周制八寸为咫,十寸为尺。谓接近或刚满一尺。形容距离近或时间短暂。《淮南子-道应训》:“终日行不离咫尺,而自以为远,岂不悲哉!”《战国策-赵策》:“舜无咫尺之地,以有天下。”《题王右丞山水障》(唐-张祜):“咫尺江湖尽,寻常鸥鸟飞。”

    苍茫:广阔无比或模糊不清的样子。《夕行闻夜鹤》(南朝梁-沈约):“海上多云雾,苍茫失洲屿。”《沙苑南渡头》(唐-王昌龄):“蓬隔苍茫雨,波连演漾田。”

    少壮:《秋风辞》(汉武帝):“箫鼓鸣兮发棹歌,欢乐极兮哀情多,少壮几时兮奈老何。”

    哀乐:悲哀与快乐。《左传-庄公二十年》:“哀乐失时,殃咎必至。” 《列子》:“哀乐不能移。”

    大意:片刻之后又担心雷雨将至,如此阴情变幻真不知神灵何意。人的青春短暂,眼睁睁看着年华老去。人生从来哀乐无常,就像这反复无常的天气。

    全诗28句。第一层为4句。交代背景。首二句说游览起因,缘于岑氏兄弟“好奇”。其实杜甫也是“平生为幽兴,未惜马蹄遥”的。次二句说游览遇到的天气。大家本是乘兴而来,然而到达渼陂时,天气突变,阴云密布,波浪滔天。第二层8句写自己的忧思和天气变化。前4句写忧思。杜甫看到天气突变不仅“忧思集”,担心游船会被巨浪鲸吞。接着写“主人”的决定和“舟子”的行动。岑参或是这次游览的“主人”,这是个到过边塞的主儿,他协助“舟子”打开了锦帆。唱起棹歌,还丝管齐鸣。不一会儿,竟然“空翠来”。雨后天晴,蓝天白云。“沉竿”开始的12句是第三层。都是写渼陂景色。渼陂就是个湖,除了水就是荷花。雨后荷花“净如拭”。除了荷花外,湖中没啥好写。但作者却从渤海一样辽阔的清澈的湖水中看到了终南山的倒影。“半陂已南纯浸山”。渼陂的南半边就是终南山的影子。水面微波荡漾,“动影袅窕”,作者在欣赏水中的终南山。作者想象或许船舷会因为昏暗触碰到终南山上的云际寺(船舷是实,寺影是虚,虚实相“戛”,匪夷所思,足见构思之奇),又或许到晚上,会看到月亮从蓝田关升起。这时也许到了晚上,水面上很多游船,船上燃起了灯火,响起了各种音乐,还有能歌善舞的“湘妃汉女”。场面十分热烈。“此时”起的四句把诗引向了高潮。杜甫眼中有“骊龙吐珠”有“冯夷击鼓”有“群龙追驱”有美女歌舞还有闪烁不定的“金支翠旗”。写到这里嘎然而止。渼陂游的描写结束。后四句为第四层。写作者的感慨。刚刚还在担心“雷雨至”,也不知上苍是什么意思,天气说变就变。这是不是有点像人生?生命本就短暂,一会儿顺利一会儿挫折,一会儿让你有些惊喜,更多的是让你失望。人生“向来哀乐何其多”!



    Powered by 南瓜影视 @2013-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